当前位置: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动态 >> 婴儿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乳粉...

婴儿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乳粉无关

创建时间:2010-8-16 8:55:26        点击次数:77


导读]送检样品中,只有一份是从患儿家中拿到的圣元样品。3女婴父母也有疑问,家长邓小云和吴先生都称不知道送检这份来自谁家。此外,家长仍对造成患儿乳房发育等症状的原因疑惑。

昨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回答记者提问。 本报记者 韩萌 摄

昨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回答记者提问。 本报记者 韩萌 摄

本报讯 (记者吴鹏)昨日下午,,调查结果称湖北3婴幼儿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乳粉无关。目前市场上抽检的圣元乳粉和其他婴幼儿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称,奶粉中的内源性的性激素,不会对人体的健康产生危害。

 

样本包括圣元3配方段

针对媒体报道有婴幼儿因食用圣元乳粉导致性早熟的情况,卫生部委托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检验检疫科学院等检测机构,对乳粉中雌激素和孕激素含量进行了平行检测。这些单位奥运会期间都承担了奥运会运动员食品的检测,都检测过超过一千份样品。

检测样本包括,圣元乳粉样品来自湖北省患儿家中剩余乳粉以及湖北武汉和北京市场销售的优博、优聪样品,共计42份样品。另外,还抽取了国内外其他14家企业的20个品牌产品,共31份样品。据卫生部邓海华在发布会后表示,此次检测的圣元奶粉包括了3个配方段以及武汉被疑陷入“早熟门”的婴儿所食用的批次。

奶粉中无禁用雌激素

检测结果表明,42份圣元乳粉中未检出己烯雌酚和醋酸甲孕酮等禁用的外源性性激素。

在奶粉中,内源性雌激素和内源性孕激素的检出值分别为0.2-2.3μg/kg和13-72μg/kg。其中,患儿家中存留样品雌激素和孕激素检出值分别为0.5μg/kg和33μg/kg。

卫生部称,检测结果符合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含量范围。

负责乳品检测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邵兵称,检出含量对婴儿健康没有影响,其他品牌样品检测结果,跟圣元奶粉相当。

患儿症状为常见病例

卫生部称,对湖北省3例疑因食用乳粉致性早熟的病例,再次会诊和回访,并检测激素水平、骨龄等项目,未发现患儿生长发育明显加速,仅能判断为单纯性乳房早发育,为临床常见病例。

此外,卫生部向部分国内儿童专科医疗机构调取的就诊资料显示,近年临床就诊儿童性早熟病例数未见异常升高趋势,就诊的假性性早熟儿童中,纯母乳喂养和人工喂养的比例基本相当。

卫生部专家组评估认为,湖北3例婴幼儿单纯性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优博婴幼儿乳粉没有关联,目前市场上抽检的圣元乳粉和其他婴幼儿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杨月欣提醒家长,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还是要提倡“平衡膳食、正常喂养”,避免营养过剩。

 

[导读]送检样品中,只有一份是从患儿家中拿到的圣元样品。3女婴父母也有疑问,家长邓小云和吴先生都称不知道送检这份来自谁家。此外,家长仍对造成患儿乳房发育等症状的原因疑惑。

 

■ 释疑

【关于奶粉】

是否应检测出雌激素?

调查结果中,虽未在奶粉中检测出外源性的雌激素,但仍检测出了内源性的雌激素。

而在8月10日卫生部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海华曾表示,“奶粉里不允许检出雌激素,世界上也不允许,因此它在标准中不允许检出。”

昨日,邓海华专门为此事作出说明。他说,在10日的发布会上,在特定的语境下,他所强调的是,不得检出的使用兽药残留的外源性性激素。

记者了解到,根据农业部第235号公告,在动物性食品中不得检出苯甲酸雌二醇、己烯雌酚、醋酸甲孕酮等激素类物质。

此前,卫生部专家组专家之一、我国知名儿童内分泌专家梁黎、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研究员王树槐均表示,奶粉中不含有雌激素是不可能的,而不能检出的指的是外源性的雌激素。

内源性雌激素是否有害?

调查结果显示,圣元奶粉具有一定量的内源性雌激素,但符合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含量范围。

中疾控食品安全所食物营养评价室主任杨月欣说,根据检测结果,42份圣元乳粉中,内源性雌激素和内源性孕激素均未超出国内外文献中的正常值。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垂体性腺学组组长伍学焱认为,在正常的母乳当中,也有雌激素。现在检测的结果是,奶粉当中的雌激素并不比母乳当中的高,所以没有理由说,长久吃这个奶粉就会引起性早熟。

【关于患儿】

乳房早发育是何原因?

对于湖北三名患儿“假性性早熟”的“真凶”,伍学焱认为,三人都属于正常的微小青春期范围。伍学焱说,患儿的骨龄没有超前,生长速度也没有明显超前;乳房发育程度也在第二期,能摸到乳核,但只是一个绿豆的大小,这是在生理的范围之内。另外,孩子当中没有发现乳晕有明显的色素沉着。“所以我们现在仍然认为她们是在微小青春期。”对于婴儿健康,伍学焱认为,仍需要进行观察。目前不会影响健康。

而对于最早检测中,三患儿均被医生认为可能服用奶粉导致“性早熟”的问题,伍学焱回应,医生因专业不同,对疾病的认识也不一样。一个医生如果不是专门做内分泌专业的,不会对性发育有很深入的了解,也不一定清楚(性早熟的问题)。

为何多地出现疑似案例?

对于湖北、北京等地发现疑似案例,中疾控食品安全所食物营养评价室主任杨月欣比喻说,比如说有一个人在某种环境下身上长了一个痘痘,被怀疑是某种病,可能他的朋友也会赶紧到医院说也处在类似的环境下,是不是也有这个病?很多人有时候会有这样的联想。

“听说了一个事件,就怀疑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有家长就带小孩到医院里去检查。”杨月欣强调,是不是性早熟,是真性还是假性,应该由专科医生来诊断。

■质疑:为何样品仅一份来自患儿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邵兵昨日透露,送检样品中,只有一份是从患儿家中拿到的圣元样品。对此记者质疑,无法证明三名婴儿乳房早发育与该品牌奶粉无关。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回应,卫生部将责成监督局,向湖北食品安全部门了解相关情况。但他强调,从患儿家中、湖北和北京市场采集的样品,是相同品牌和批次。检测机构并不知道检测样品的品牌批号和来源。

3女婴父母也有疑问,家长邓小云和吴先生都称不知道送检这份来自谁家。7月30日,武汉市食安办从邓小云和吴先生家分别提取了一罐和3盒圣元“优博”奶粉。他们家中都存有当时武汉市食安办带走奶粉时留下的《飞行抽检采样单》。邓小云说,两家的孩子年龄相差一岁,奶粉是不同配方和批号,“为何不多检查几份样本?”

此外,家长仍对造成患儿乳房发育等症状的原因疑惑。吴先生称,专家们应该把女婴的具体病因彻底查清楚,“仅仅说这个现象很正常,很难让我们放心。” (新京报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吴鹏 孙旭阳 李静)